久久文学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一百五十三章:丹德莱尔与镜恶堕

末日拼图游戏 第一百五十三章:丹德莱尔与镜恶堕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末日拼图游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没有靠着眼睛提示,白雾。(重要提示,此处点开本章说!)

凭借着刘一眼的分类习惯,迅速筛选了几个黑色画面的视频,试图确定几个怪谈的可能性。

里头的声音时这样的:

“我搬进公寓后的第一天,就听到有个阿婆对我说,不要前往公寓的天楼,因为天楼的午夜两点,会出现一个老人,这个老人会拿着保温杯,问人要不要喝茶,他会挨家挨户的问,不要回答,屏住呼吸,等他离开。”

“我很好奇,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人呢?于是我安装了监控。好吧,其实和这个无关,我只是喜欢监控,活着就是不断窥视他人,只有这样我才是活着的!”

这是第一则视频,按理说,这个时候刘一眼应该是在记录自己的房间,但视频画面已经黑了。

这让白雾怀疑……刘一眼后来成为了怪谈之一。他继续往下看。

“有的屋子已经开始了犯罪,我看到了,空壳一般的电视机里藏着一个秘密。真奇怪,他不嫌气味太大吗?等等,这好像不是重点……我忽略了什么呢?”

“二楼的那个小丫头又忽然醒了。她在梦游吗?不断敲着门,他哥哥睡得跟死猪一样。嘿,真有趣。他知道自己的妹妹会有这么恐怖的行为吗?见鬼,见鬼!她是超人吗?这是怎么做到的?”

“电梯停在了十三层。没有人按,电梯里我应该能够看到什么的,但是没有画面,我知道这个区域有些东西想让我看见,我才能看见,不想让我看见,我就无法看见……真是烦躁啊!”

“嘿……这个小丫头可真坏啊……啧啧啧,我可不能招惹她……这栋大楼里的人,藏尸体的手段可真是丰富。”

设备里有着许多关于午夜十二点左右的视频记录,白雾注意着时间间隔,发现几乎都是几分钟一段。

无法看透因果的存在,这就意味着,避难所的建立能否成功,尚未有确切定数。

井六来到这里,也许是一切已经有了安排,也许是一把豪赌。

想到这一层,零号说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你们就没有弱点吗?你们之中最强的是谁?他的立场是什么?”

零号一连好几个问题,井六没有全部回答:

“我们自己也不清楚我们算什么样的存在,但或许就和你的名字一样,我们是零号感染者。当异变来临之前,其他生物还在一点一点积攒变异的可能性时,我们就已经彻底变异,拥有了即便放眼七百年后也极其强大的力量。”

“我们之中最强的,是我的哥哥,他有着远超我们其他人的强大。甚至就算是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走到了哪一步。”

零号注意到,井六用词还挺严谨,其他人是兄长,这个最强的,是哥哥。

显然这个哥哥的地位远远高于其他兄长。

“他没有立场,我们也没有弱点,顶多说有不擅长的东西,就好比我不擅长战斗。但那也是相对你和我的其他兄长而言。”

最后是阿婆说到的,午夜十二点,有个拿着保温杯的老头会出现。

而这个很有可能是胡诌的阿婆,却被白雾判定为怪谈之一。

因为就在这间屋子里,白雾看到了一个保温杯。备注也印证了他的一个想法。

【人们总是会挑战那些恐怖的事情,来证明自己的不信邪,但这种行为本身就很迷惑不是么?有些事情我们的确知道他不存在,但还是那句话,要敬畏规则啊我的老伙计。】

线索慢慢浮现出来,很显然,这个刘一眼选择了某种作死的行为,回应了那个拿着保温杯,询问人是否喝茶的老头。

只是保温杯为何会留在刘一眼的屋子里呢?

夜色越发浓郁,远方的笑声更加夸张,似乎是感染的人数越来越多,白雾皱起眉头,打开了窗户。

而这个时候,隔壁的屋子里,那间藏着傀儡的屋子里……传出了一声笑声。

这笑声与外面的笑声无异,白雾也笑了,不是被感染,而是他忽然发现,这笑声似乎感染了某个怪谈……助攻了自己。

这里摆放着很多玩偶的肢体,白雾之前还有些疑惑,为什么眼睛没有给到提示。

为什么自己没有看到那个玩偶,现在他明白了。

“一个瞎子能够精准无误的做出看客描述的动作,这不难,但为什么能够做出看客的表情?要么他没瞎……要么,么……他才是傀儡,他手中的傀儡,才是真正的操控者。”

黑暗之中,那些肢体之间仿佛有着丝线连接,它们开始不断的拼接,直到成为一具完整的傀儡。

【恭喜你找到了第三个怪谈,相信我,它的能力对你来说很有用,即便你的肢体碎裂了,也能够以藕断丝连的状态缝合,但你知道的,这一切有个前提,让它依附于你,搞定另外五个怪谈。】

井六始终平静的面容,有了一丝极细微的波动:

“不过哥哥身上,后来的确是有三个弱点的。当年在灯林市,他为了拯救这个世界,将自己提供给灯林市的科学家们研究,科学家们的确在最为强大的他的身体里,植入了三个弱点。”

这是一个让零号也为之动容的消息,他没有与井六的哥哥交手过。但想来跟井五完全不再一个层级。

……

……

百川市,怪谈公寓,第七层。

时间已然入夜。

天地间回荡着的笑声俨然传入了白雾的耳中。

他不久前在第七层的一间屋子里翻箱倒柜,仿佛一个七百年前末世降临时的拾荒者。

听着远方的淡淡的笑声,他倒是没什么感觉。

笑声的作用是将负面情绪用喜悦的方式表达,如果一个人没有喜悦自然不会中招。

而白雾则是没有负面情绪。他露出了笑容,不是因为被笑声感染,而是单纯觉得这笑声听着还……挺欢乐的。

夜色降临,白雾按了按灯,发现没有反应,规则没有让这栋公寓有电,这倒是一个麻烦,不过监狱的那群的恶堕如果住这里,倒也习惯,毕竟监狱的环境他们都是能够忍受的。

没有灯的话,目前的能见度不高,使得白雾视线的一切都染上了一层暗蓝色。

靠着惊人的目力,白雾还是能够查阅一些资料的。尤其是他手中的“资料”并非纸质文档。

在离开第五层,忽悠了两个怪谈后,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白雾都在翻阅各种文档。

因为第七层里,他找到了某间特殊的屋子。

截止目前,他大概知道了第七层发生过的事情,很多怪事,但这些怪事也在内卷,最终哪件怪事养蛊成功,成为了怪谈,白雾还不清楚。

第一件怪事,第七层住着一个中年瞎子,他总是牵着一个傀儡,每天白天都会带着傀儡去乞讨。

当然,跟那些摆个碗就直接要饭的人相比,这中年瞎子还算有点才艺,某种程度来说,这不叫乞讨了,叫卖艺。

他手中的傀儡在他的操控下活灵活现。让一众观众叫好。

观众们发现,傀儡真的能够做出很多动作。

有些观众会故意刁难,但瞎子听着他们的描述,手指头抖动着丝线,不多时就将这套动作给做出来,甚至连表情都一样。

靠着一手手艺,每天倒也能够赚来不少粮食。因为人们渐渐发现钱已经失去了钱的价值。

在百川市,人们开始靠着流通的可食用的食物来当做货物。

这些事情,当然不可能记录在瞎子的家里。瞎子的家里家徒四壁。只有一些玩偶的肢体,可拆卸的那种,备注很奇怪——

【它们的确是玩偶身上的一部分了。】

宴玖就更诧异了:

“高兴才会笑啊……可我,没办法感受到这种情绪……”

江依米和林锐对视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宴玖。

宴玖低下头,以为自己揭露了自己的短处,所以对方有些看不起自己。

但她根本不知道林锐的脑海里怎么想的。

这一刻……林锐的脑回路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迪了起来。

这个了字仿佛表明发生了什么。不过扫视一圈后,白雾还是没有找到可疑的东西,于是去了对面的屋子。

也就是怪谈潜力股的第二个——偷窥者。

关于中年瞎子的操控傀儡,这个偷窥者将一切都记录在了自己的vlog设备里,

vlog一共有五百多个分类,不同时间,不同事件,不同家庭……甚至不同高地点的分类。

比如男人,女人,单身,已婚,厨房,客厅,卧室,甚至——厕所。

许许多多的监控视频全部在其中,说是vlog,其实就是有着偷窥者自己的配音,加上偷窥画面的剪辑。

他几乎偷窥了半栋公寓大楼的住户。

关于中年瞎子,让白雾觉得有可能是怪谈之一的原因,是因为偷窥者是这样描述的。

视频里是中年瞎子在爬楼梯,诡异的是,这个瞎子走路很稳,很慢,一步步的距离跨得极为标准,但他没有将傀儡抱起来,而是依旧抖动着手指……操控着傀儡,一步一步爬楼梯。

让傀儡和他自己一起爬楼梯,这看起来是某种手艺活的练习,只是偷窥者显然不这么想。

“我已经观察了我对面的瞎子很久了,他总是能够讨来不少食物,真奇怪,明明外面已经乱成那样了,却就是有人会看他的表演,就是有人会心甘情愿,为一段傀儡戏拿出食物来交换。这不是扯淡吗?我总觉得这里头有着一个邪恶的秘密。”

文泰觉得白雾问的有些过于详细,但还是点点头说道:

“是的呱。不要招惹那些……好吧,你开心就好,呱。”

蛤蟆本来想给白雾一些忠告,不要在狱舍区域的自由活动期间乱走,因为会惹来一些凶恶犯人的注意,很有可能被牵扯到两股势力当中。

但它转念一想,“井五”才是那个最坏最恶的人,便觉得自己多此一举。

虽然文泰并没有说太多关于它自己的事情,不过一问一答中,白雾还是感受到了,文泰很怯懦,是个正儿八经的老实人,便说道:

“你在入狱当天的犯罪陈述书上,写了什么?”

“呱……我没有犯罪……我没有犯罪……我就是偷看过别人……”

文泰没有继续说下去,蛤蟆羞愧的低下了头。

“这是巫术吗?还是说他安排了一个托?但更奇怪的是,他每次回来,都会不断地操控傀儡,而不是直接抱起傀儡……他的生活十分规律,到点就睡觉,可每次我监视着他的屋子时……总感觉毛骨悚然的。”

视频很多,白雾之所以在这里停留许久,便是因为偷窥者的偷窥欲望作祟,留下了大量的文件。

其中也有关于楼下的怪谈女一家三口的。

甚至还有二楼的赵璀璨的。

他现在已经知道,六个怪谈自己找到了两个,有一个在手机里不断让人抬头,一个则在电视里,看着一切。

偷窥者倒是和电视里的怪谈很相似,他的名字叫刘一眼。

白雾当然不会以貌取人,更不会以名取人,但他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人如其名。

刘一眼算是半个骇客,有着重度监控欲望,与其说是他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倒不如说他只是害怕有什么是不在自己的掌控中。

但这也因此惹出了祸根。

因为这栋公寓本身就已经开始扭曲,很多奇怪的规则下,一些视频消失了。

里头只能听到刘一眼的声音,画面却是一片漆黑。这些声音里能够感受到刘一眼的恐惧。

他显然是拍到了什么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这些东西也不愿意被他拍到,于是画面黑了。

他瞬间觉得有些怪,设想一下。

一个男人在午夜十二点前后,时不时切换着画面,用极快的语速不断讲述着与画面相关的一些自己的看法。

“这应该是一种病症。”

很多视频无法查看,但偷窥视频基数很大,白雾注意到,刘一眼甚至专门买了服务器来存放自己的监控。

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监控整栋公寓。

在这些视频里,还有许多值得说叨的犯罪,简而言之,这栋公寓里……人才辈出。

为了在末世里活下来,各种偷盗抢劫,杀人埋尸层出不穷。

在她的理解里,笑就是喜悦和高兴的意思,怎么会有人对着讨厌的人笑呢?

当然,嘲笑这种她也拎得清,只是没见过仿佛要生吞活剥了自己,却又一直对自己大笑不止的。

林锐准备解释一番来着,简单告诉宴玖发生了什么,让她躲起来……

但真正在白雾眼里,算得上怪谈的,目前为止就几个,也唯有这些视频,是黑色而没有画面的,只有刘一眼的声音。

有人将尸体藏在了电视里。只有那种老式大彩电,才会有藏人的空间。

而这个事情,可能导致了“我在看着你”的怪谈触发。

其次是第二层的小女孩,有着梦游的可能性,且在梦游中,做出了让刘一眼无法理解的动作。不过白雾很奇怪,二层楼……有妹妹的人,不是赵璀璨么?

然后是一个中年瞎子,他和他的傀儡都很可疑。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