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网 > 历史·穿越 > 神明改造计划 > 第二百一十章 解析结果:塔罗牌(第三卷完)

神明改造计划 第二百一十章 解析结果:塔罗牌(第三卷完)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神明改造计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见子的母亲听到“医院”两个字,脸上戏虐的笑容消失,马上换上了关心的表情:“医院......见子你受伤了吗?还是说那个少年受伤了?”

“没有啦,是和流浪猫有关的事情......”见子的声音软了下来,“具体事情有些麻烦,我先上去换身衣服,一会我再和你说。”

“只要见子你没事就好,千万别去危险的地方。”母亲提醒了一声,拿起见子的背包说到,“我帮你收拾一下东西。”

“嗯,拜托妈妈你了。”见子应了一声,扶着扶梯走上了楼。

见子对自己的母亲并不设防,实际上包里面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在她母亲的建议下带的,东西就算是被母亲看到也没什么。

母亲将见子背包的侧面,她放进去的“杜蕾斯”拿了出来,仔细检查了一下,确实没有拆开过的痕迹,她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竟然没有做吗,我竟然看走眼了,像那种男孩子我还以为会更有进攻性一些呢......”

见子的手帕没有折叠,而是卷成团塞在背包里面。

“手帕也用过了啊,自己顺便洗一下吧。”

母亲自言自语着,将包里面的手帕拿出来,就在她将手帕展开的时候,她看见了手帕上的那一抹嫣红。

见子来到楼上的洗手间,无视了站在自己身边,仿佛酒店服务生一般的西装恶灵,就在她正准备洗把脸的时候,她看到挂在架子上的毛巾,顿时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糟了!自己为了帮上泽君擦拭伤口留下的手帕还没有洗过,上面留下的是上泽君的血迹,如果让自己妈妈看到,一定会误会的!

见子无法想象那种事情,顾不得擦脸,连忙“哒哒”的匆匆跑下了楼,嘴里喊道:“妈妈,背包放着我来清洗!”

见子来迟了,当她走到楼梯的下半部时,她看到母亲朝她露出的笑眯眯的姨母笑,暗叫一声完了,自己那个恋爱脑的母亲肯定是误会了......

......

当晚,上泽宫刚回到家,便遭到了桃乐丝的纵身猛扑,直接扑向了他的腰部,泪眼汪汪的叫道:“信徒,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等等......你的身上好脏啊,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上泽宫看着自己袖子上的尘土,随手把自己手中的黑色的笔记本放在了架子上,将衣服脱下丢到了洗衣机中,出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这么惊慌?”

“我一句两句话也说不清楚,你过来我从头开始和你解释!”

桃乐丝拉着上泽宫,强行把他来到房间中间,坐了下来,一脸认真地道:“信徒,今天下午我用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来进行解析从见子这里得到的信仰之力,和吉田咲、长谷川悠夏的信仰之力形成对照组进行试验。

在其中,我找到了她们的信仰编码中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以上、就像是同一个系统同一个序列中产生的东西,也就是恶堕将伴生之种改变的部分。”

“那是什么东西?”上泽宫知道桃乐丝一直在解析着信仰之力,但他以为那只是桃乐丝用来证明自己不是好吃懒做,根本没有想到她真的能够发现线索。

桃乐丝没有应答,而是用行动来表示。

她张开自己的双手,每个手掌都有一团淡金色的火焰漂浮在手心,这燃烧的火焰飘忽不定,逐渐形成了一个仿佛卡片状的图像。

左边的图像是一个双手分别端持着圣杯的金发天使,她有着一双暗红色的翅膀,一只赤脚踏入了水池中,另一只则放在岸边的石头上,她低垂着脸,将左边盈满的圣杯中的水倒入右手的圣杯中,似乎是想要让两边保持平衡。

右边的图像是一个圆缺不定的月亮高挂在夜空,一条河川横在月下,河中的蝎子正努力爬出水面,在它身旁有两只狗正仰望月亮朝着它低吠,在两只狗的中央是一条无限蜿蜒的小路,而两边,则是对称的塔楼。

这两个图像,上泽宫分别在悠夏和见子身上看到过,但当时的图像很模糊,他并没有多么在意。现在看着这两个图像,上泽宫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星象、占卜、卦象......

“这是塔罗牌中的形象!”上泽宫脱口而出。

桃乐丝有些意外,挑了挑眉:“我本来还想着或许要和你科普一下呢,没想到你知道这个啊。”

“毕竟我重生前是心理学系的大学生嘛,这种唯心主义的东西还是了解的蛮多的。”

塔罗牌,由“TAROT”一词音译而来,被称为“大自然的奥秘库”,是一种针对人、事、物进行分析、预测和提供建议的工具。

塔罗牌可以针对爱情、人际关系、工作等不同进行分喜预测,也有学者将塔罗牌占卜用作心理咨询中,但一般仅仅使用到了塔罗的分析功能。

上泽宫沉声问道:“你手上的两张牌一张是,另一张是,为什么悠夏她们的信仰之力中会出现这个东西?”

桃乐丝没有回答,而是严肃地道,“信徒,你知道塔罗牌的来源吗?”

上泽宫想了片刻答道:“它是西方古老的占卜工具,中世纪起流行于欧洲,地位相当于中国的,其起源在学术界依旧存在争议,有些人说是来自意大利,有些人说来自古罗马,但目前仍未证明其来源。”

桃乐丝点点头有些懊恼的说:“塔罗牌在我们的世界中,也是作为占卜工具和魔法师的重要道具存在的,其原版被命运三女神所持有,但是在‘诸神黄昏’之后,塔罗牌的原版已经遗失在了战争中了,没想到竟然被恶堕那家伙拿到手,还将其化作概念融入到了伴生之种中......”

“命运三女神......”上泽宫十分惊讶,他没有想到塔罗牌的来源竟和这个名头有关。

“你也听过这个名讳吧。”桃乐丝吟唱起来。

“那边过来了三个仙女

从梣树底下圣泉里

司命运的三位女神

各个能够未测先知

第一位名字是过去

第二位名叫现在

那第三位的芳名

人们镌刻在船头供奉

她就是未来。

律法戒条由她们来制订

生死祸福由他们来选定

为了人类的子孙后代

决定每个人前途命运......”

上泽宫听过桃乐丝所念的这段诗,出自冰岛的史诗,是一部北欧的神话和英雄传说。

桃乐丝口中所说的“命运三女神”也源自于北欧神话。

上泽宫沉吟道:“塔罗牌源自于命运女神吗,这倒是一个好解释......”命运三女神分别代表了过去、现在和未来,和塔罗牌的神秘感的确很相称。

桃乐丝捂着头,一副苦恼的模样解说着:“命运三女神的职务是以将来的罪恶警告神祇,吩咐诸神把握现在,而且告诉诸神以过去的经验。

但神明们贪图享乐,他们没有听从命运三女神的劝告,私自下界进行玩乐,甚至以教团的方式互相争斗,因此间接导致了诸神黄昏的开始。

命运三女神对诸神们失望了,从此不再显现,他们留下来的塔罗牌原型也随着她们一起消失。

恶堕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将塔罗牌的原型拿到手了,还将其化作概念植入伴生之种中......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桃乐丝捂着脑袋,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难题头痛不已。

“节制,代表旅行,教学,也代表平行,包括现实与潜意识的融合,感性与理性的调和,她还有一个名字叫作‘净化’,这也就是悠夏能够让其他人丧失掉对她的敌意,对她产生好感的能力。”

“月亮,暗示要面对恐惧,也正阻碍着你去做某些事情,是一张代表迷惑、困顿和不安的牌,月亮是与精神世界的桥梁,月赢月亏象征着转变,在见子这里,则象征着阴与阳的分界线,这也代表了见子的能力,阴阳眼。”

上泽宫说出了代表两人的塔罗牌含义后,抬头询问桃乐丝:“桃乐丝,那么,吉田咲的牌呢?她既然体内也有恶堕之种,也就代表着她也代表着一张牌吧。”

桃乐丝点点头,将见子和悠夏两人的信仰收起,下一刻,当她将手松开的时候,一团金色的代表着吉田咲的火焰出现在她的手中,将她的脸颊染上橙黄的色彩。

吉田咲的信仰之火也从中浮现出一张牌——

一个骑在白马上的骷髅骑士高高在上,俯视着地上的生灵,在他的手中高举着一面绘着蔷薇十字会图腾的黑色旗帜,在他的脚下,有倒在马蹄下的国王,跪在地上的妇女,手持令牌祈祷的圣职者,以及一个幼稚的孩童......

“这张牌是?”上泽宫感觉无法理解,“为什么吉田咲这里的是死神牌?”

无论是悠夏的还是见子的,都是一张十分符合他们所处环境和能力的牌,但这张死神,无论怎么看都和吉田咲不搭啊......

“我倒感觉满符合她的。”桃乐丝摇了摇头,“信徒,你还记不记得你将给我的那个故事?”

“你说那个叫作的本子?”

“死神除了象征着一切的结束外,又象征着转变和新生。按照你之前的说法,吉田咲之前的结局应该十分悲惨。

但实际上呢,她在初中的时候就获得了自己的‘另一面’,她不仅没有过上那种悲惨的生活,还在某种程度上拯救了井上瑶。她的一面是普通的文学少女,而另一面,就是她的能力,带来死亡和悲剧的,也就是她的黑暗人格。”

“对了,说起来,吉田咲她有着两个人格,这就是解这张牌的关键,这样说来就解释的通了。”上泽宫也冷静了下来,“这也就意味着,朝奈千实她也代表着一张牌,是还是?”

“谁知道呢,总不可能是无敌的白金之星吧?”桃乐丝苦笑着回道。

上泽宫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样看来,你起的伴生使者这个名头也没错。”

在荒木飞吕彦的作品第三部中,他便用塔罗牌的形象创造出初代的替身使者,无敌的男主角空条承太郎便是使用的白金之星。

桃乐丝将吉田咲的信仰之力收起,将她的纤细手掌放在下巴上:“仔细想想,伴生使者这个名号一听上去就是抄袭的,完全不威风嘛,既然知道了她们都代表着塔罗牌,那就用一个统一好记的称号比较好,叫什么呢......”

“对了,就叫持牌者吧,简单又好记!“

“你的品味不怎么样嘛......”上泽宫吐槽。

“你要质疑桃乐丝大人吗!?”

“得得,都是你说的算。”上泽宫举手投降。

“如果按照每一个被恶堕之种附身的人都是持牌者的推论,一共21张牌,恐怕还有着很多人没有被发现。”

桃乐丝继续分析,看向上泽宫认真地道,“信徒,虽然不知道恶堕那家伙到底想要用这些塔罗牌做什么,但我敢肯定,无论如何,她将恶堕之种植入到这些女孩的身体里,并让其拥有相应的能力,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你就这么肯定吗......”上泽宫扶额,“你们两个人怎么说都是被孤立的人,难道不能团结友爱一点吗?”

“她想要做的事情我就偏不让她做成,我一定要阻止她!只要能够让她吃瘪,我就特别开心!”桃乐丝信誓旦旦地发言,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向上泽宫,“信徒,你会帮我的吧?”

“......我明白了,总之,我还要继续攻略那些女生呗,反正和我现在做的事情也没什么区别。”上泽宫叹了口气,并没有拒绝。

恶堕女神,只是光听着这个名头就给人一种大boss的感觉,就算自己不出力,依照桃乐丝的性格,也迟早会和她对上的吧。身为桃乐丝的唯一信徒,她能够依靠的人只有自己了。

不过,一想到接下来还要和十几个女生打交道,上泽宫就感觉头大。

“虽然恶堕的事情很重要,但目前还不用着急处理吧,比起那个,现在还是钱的事情更重要。”上泽宫缓缓神,询问桃乐丝,“我们这些天售卖光碟一共赚了多少钱?”

“从开始售卖到现在,每天的销售量一直在增长,一共卖了600张,赚了35万日元。”桃乐丝也认为恶堕的事情不着急处理,她对钱很敏感,毫不犹豫地报出了准确的数字之后,她猜到上泽宫的想法,眼睛亮了起来。

“信徒,难道你是想要还钱给高利贷平台吗!?”

“嗯。”上泽宫点点头。

虽然今天是10号,距离还款日还有5天,但高利贷这种事,还是早还早安心,现在既然有足够的流动资金了,也就没必要再拖延。

“太好了,快点还钱吧!”桃乐丝推着上泽宫的肩膀将他推到了电脑前。

虽然现在桃乐丝已经有了足够的信仰之力去施展神通力,但对于她来说,被突然闯入的黑社会人士抓住,变卖到深山中的公馆当奴隶为他人享乐所存在,这个可怕的想象依旧在心中没有消失。

谁让她是牛头人女神呢,这种事情她敏感的很。

只要把钱还了,自己就再也不用担心了!桃乐丝内心欢呼着。

上泽宫一边操作着电脑一边顺口问道:“桃乐丝,这些天你直播赚了多少?”

桃乐丝有些心虚的撇过脸,从口中吐出一个数字:“大概是10万日元左右吧。”

上泽宫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十万元?”

十万日元对于一个刚入行的直播新人来说已经不少了,上泽宫这是在表示惊讶,但在桃乐丝看来,她以为上泽宫是对这个数字的不满,连忙改口。

“我记错了,是十五万!”

这十五万里面,大部分都是悠夏出的钱,她就像是在网吧续费一样,每当与桃乐丝进行联机或是桃乐丝感觉无聊的时候,她都会直接打赏100美元,换算成日元是一次一万元,掏钱不眨眼,妥妥的大金主。

上泽宫惊讶地道:“半个月就能够赚15万日元,你可以啊,一个月的话,就能够赚30万日元。”

桃乐丝硬气了起来,把脑袋放在了上泽宫的肩膀上,手臂环绕他的脖子上,伸出自己的手指挑起上泽宫的下巴,脸上挂着魅惑的笑容说道:“怎么样,你一个月十万日元的房租在我这里是不是相形见绌,要不要我养你啊?”

“好啊,你养我啊。”上泽宫平静地接道,“我的愿望就是想要一个富婆包养我呢。”

......想要富婆还不简单,富萝莉长谷川悠夏正眼巴巴等着包养你呢!桃乐丝很想要这样大喊。

桃乐丝突然悲哀的发现,别说包养上泽宫了,自己现在都似乎是被悠夏包养着呢,不过,被人包养的感觉......真的很爽。

桃乐丝心虚的收回手,转移话题:“别说那种不可能的废话了,快点把钱还了吧。”

上泽宫也只是在说笑而已,他可不认为真的会有人包养自己,他以为自己的反击噎住了桃乐丝,脸上挂起微笑,在电脑屏幕上输入了“大江山信贷平台”的网站网址,突然,上泽宫皱起了眉头:“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桃乐丝好奇的把头望过去,发现原本在“大江山借贷平台”的官网上出现了一行英文代码。

“room404:filenotfound。”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