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网 > 历史·穿越 > 神明改造计划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告解室

神明改造计划 第五百五十四章 告解室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神明改造计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上泽宫并非是在随意的飞驰,除了测试摩托车的性能外,他还有着一个确切的目的,那就是来福音教堂一趟,确认某些东西。

“你竟然会带我来教堂啊......”桃乐丝看到上泽宫将车停在了福音教堂门口,取下头盔嘿嘿笑了起来,“我知道了,你该不会是想要和我求婚,故意找的这个地方吧?”

“如果我想求婚,会这么大费周折吗?我就算是找对悠夏求婚也不会对你这个废柴神明求婚吧。”上泽宫翻了个白眼,“况且,我们两个人一直住在一起,根本没有求婚的必要吧。”

“既然不是来和我求婚,那你来教堂干什么......”桃乐丝倒也没有生气,小声嘀咕了一句,突然将眼睛瞪大了,慌忙道,“信徒,你该不会是想要和我解除契约,去转头其他的宗教名下吧!?我们之间明明这么默契的!”

“如果我想转投早就转投了,还用你说吗?你放心,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一定会提前告知你的。”上泽宫走向了教堂,“我今天来只是来为了确认某些东西的,你就当陪我,随便逛逛就好。”

“这样啊。”桃乐丝将心放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尖顶状建筑感叹了一番,“回到教堂,真的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呢......”

在桃乐丝的原世界,教堂就是一个用来见证神明实力的地方,为了招揽更多的信徒,大部分的神明都将教堂建的既宏伟又高大,到处都是教堂。

在诸神黄昏之后,许多的神明都消失了,自然,也有很多的教堂破落了下来,桃乐丝所住的地方就是一个荒废的教堂,房东都已经消失了,她自然没有交过任何的房租。

虽然桃乐丝的原世界有着很多的禁忌和规矩,但有一点值得称道的便是,只要你是一名信徒,那就肯定会有房子住,有食物去吃,让每位信徒温饱没有问题。

自从那晚偷偷见证了一次礼拜后,时隔吉田,上泽宫再次来到了这间福音教堂。

不过这一次,他不是走后门,而是从前门光明正大的走进来。

一个年轻的修女手中拿着清扫工具,迎了上来,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你好,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今天的礼拜已经结束了。”

“我不是信徒,我只是心中有困惑,听朋友介绍说这间教堂十分灵验,所以才过来的。”上泽宫解释道。

桃乐丝站在上泽宫身边,听到他这么说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有什么困惑不能够让她这位神明来解决吗,为什么要去找这种不入流教堂的人解惑啊!

桃乐丝虽然不满,但也知道上泽宫有着自己的想法才这样说的,她十分善解人意的没有吭声。

修女在看见桃乐丝的时候,眼中闪过惊艳之色,桃乐丝的美貌惊到她了,从天窗透进来的阳光正好照在桃乐丝的身上,让人不仅感觉她是一位天降的神明一般,让她忍不住想要跪在地上为她献上信仰。

奇怪,为什么自己心里面会产生这种想法,明明自己信奉的应该是伟大的天主才是......

不光是这位修女,坐在长凳上的附近的居民信徒看着桃乐丝也议论纷纷起来。

“好可爱的孩子,那个孩子为什么会来这里,是哪个明星吗?”

“我们教徒有这个女孩子吗?”

桃乐丝这个家里蹲好久没有出过门了,有些不适应这些投来的目光,她对着上泽宫道:“哥哥,我去周围转一转。”

桃乐丝谨记她的身份,上泽宫的英国远房表妹。

“嗯,你去吧,别走远。”上泽宫嘱咐了一句。

“知道啦......我带着手机呢。”桃乐丝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手机,迫不及待的离开了。

一个穿着白袍,手拿着一本圣经的老人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无论是什么困惑,说出来吧,神会帮你解决麻烦的。”

这位自然是福音教堂的神父,上泽宫虽然在殿堂见过他一次,不过,这还是第一次和他正面打交道。

修女似乎很尊敬神父的样子,朝着他鞠了一躬:“神父,早上好。”

“早上好,孩子,这里交给我吧。”神父微笑着点头示意,看向了上泽宫。

上泽宫故意做出烦恼的样子:“神父,其实,我最近遇到了一些难以诉说的问题,所以想来碰碰运气,或许你能够帮到我。”

神父慈祥的微笑着点了点头,“我很荣幸,那么,来告解室吧。”

他指了指在房间角落的一个独立房间。

告解室是一个有着两扇门的小房间,中间由木板隔开,就像是银行柜台一样,只有一个挂着垂帘的小洞口连接着两边,无法看清楚对方的脸,两方只能够通过这个小门说话。

来到教堂的人有许多都十分的内向不安,这种方式能够让不必在意别人的目光,畅所欲言的说话。

每天窝在阳光照不进去的小隔间,一本正经的端坐在垂帘后面,客观的帮助前来倾诉的民众洗涤心灵,耐心聆听一方土地散发的人性罪恶。

毫无疑问,神父才是拥有最多故事的人,虽然这些故事大多来自于他人。

在上泽宫的角度看来,告解神父和心理医生其实是一样的,都是对来者进行心理咨询,与他们相伴,倾听他们的秘密和困惑,然后做出解答,只不过一方是对教徒,另一方是对社会人士而已,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上泽宫虽然对神职人员不了解,但他知道,身为心理医生,首先做的便是通过谈话让来访者冷静下来,他们独特的身份让来者给予他们信任,让他们将自己隐藏起来的秘密说出来。

在来到小隔间门口时,上泽宫停了下来,故意做出犹豫不决的样子:“我说的事情真的会保密吗?万一是坏事呢?”

神父微笑着点头:“包容罪恶,渡人过河,只要有人前来赎罪,就一定会有神父左右相伴,这是我们最基本的教务,即使是第一天上班的神职人员都应该知道。”

天主教法典第983条表明:告解圣事的秘密不容侵犯,作为聆听告解的人,不得以语言或任何方式及理由揭发忏悔者。

作为一个身怀怜悯之心的慈悲出家人,代表神给世人颁发宽恕的神职工作者,在某种程度上,神父很大意义上代表着神本身。

“那么,如果我是特别特别坏的坏人,警方需要你的证词来作证呢,你也会隐瞒吗?”上泽宫又问。

“当然。”神父正义言辞地道,“不管是坏人还是好人,既然对方来这里忏悔,那就代表着相信我。

我知道忏悔之后,有人会继续作恶。但揭露它,我便可能将那些真心悔过的人推向苦海。

如若要是因为泄密,让忏悔成为了一种只有少数人才敢做的不平等行为,那么,当有心悔改的罪人对教堂望而却步,他们便永远失去了对善的渴望,这是更大的罪恶。“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