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网 > 历史·穿越 > 神明改造计划 > 第六百一十章 Hello World(新年快乐,5000字大章)

神明改造计划 第六百一十章 Hello World(新年快乐,5000字大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神明改造计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与此同时,实验室的众人一片慌乱。

“唯组长,酒井户和枫小姐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偏移,无法去进行观测!”

“不好了,不光是沙漠之井,就连雷电之井也都产生变化了,放置着深井户的罔象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糟糕的消息接二连三的传了过来,一个研究员抱着自己的脑袋焦急地大叫了起来。

“为什么这张照片会是鸣瓢秋人的,这不是犯人的杀意世界吗?自己是不可能进入自己井的,这可是大忌啊!”

“我想,我们或许一开始就陷入了一个误区,这个井并不是犯人的,而是鸣瓢秋人的,有人将杀意因子掉了包。”

长谷川唯悔恨地捶了一下栏杆,“可恶,为什么会发生这种错误,到底是在哪个过程中出了问题,到底是谁掉了包!”

九条枫华似乎也很悔恨,她攥紧了拳头,轻声道:“九条司空,我的哥哥,只有他能够做到这种事情。”

长谷川唯激动了起来:“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早点阻止,现在不光是上泽宫,就连鸣瓢秋人和枫也陷入了危险中!

你可能不在乎他们两个驾驶员,但枫可是你的女仆啊,你不是一直宣称她是你的半身吗,你就这样对待你的半身吗!?”

“......唯小姐,我正是因为相信枫,所以才会让她去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九条枫华低声道,“和我哥哥的这笔帐我迟早会和他算的,但现在我想要知道的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一个研究人员的手一边飞速的在键盘上飞舞着一边大声劝解道:“组长,大小姐,现在不是搞内斗的时候,我们应该先把他们救出来再说吧!”

长谷川唯知道现在最关键的是什么,她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为九条枫华解释了起来。

“神探进入井内都是靠着自己的潜意识行动的,当他在井中想到自己名字的时候,他的自我意识便会得到觉醒,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反而能够有助于借助经验查案。

但是我们现在可以得出结论,这两口井都是鸣瓢秋人的井,当他在回想起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他觉醒的自我意识便会开始侵蚀内心的潜意识,将他思维的混乱会实时的反应到井中。

就像是现在这样,出现了心象风暴,导致我们没有办法去对整个井进行观测,也就没有办法将神探抽出来。再过不久,就连这个井都会得到崩塌,他们的意识将会被困在那个世界。”

“那我们就没有能够观测到他们意识的方法了吗?”九条枫华皱眉。

长谷川唯无力的点头:“有,佳爱琉。还记得佳爱琉一开始留下的信号吗,【不要离开她】,这就是一个警告。

她就相当于是井的信标,现在只有当他们回到佳爱琉的身边时,我们才能够将他们抽出来。”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等待他们两个人意识到这一点,穿越风暴重新回到佳爱琉的身边吗?”九条枫华喃喃道,“这也太复杂了吧。”

长谷川唯满含深意的看着她:“是的,很复杂,我们现在能做的,便只是祈祷了。除非,我们能够让佳爱琉死而复生,让她主动前往鸣瓢秋人的身边。”

若鹿突然弱弱的咳嗽了一声:“打扰一下,我这个时候提醒可能不太好,但是我应该解开了雷电之井地板那些数字的谜题了。

雷电每隔十秒就会降下落雷,这并非是无规律的,而是在运算一个数字,我已经通过计算,大致得到了第一道落雷劈下来的时间。那个数字是——”

“Π,是吧?”九条枫华轻声道,“第一道落雷是他女儿被杀的那天。”

若鹿惊讶了:“不愧是大小姐,竟然知道我想说的话!”

“我只是猜了一下而已。”九条枫华摇了摇头,并没有为自己猜中谜题而感到开心。

“原来是这样,沙漠之井的那口井是雷电之井的末路,他们所有人的尸体都被掩埋在风沙中......”

长谷川唯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这也就是说,他们处于同一口井的不同时间!有希望了,说不定这次改变能够让上泽宫也一起获救!”

长谷川唯看着已经失灵的屏幕,低下头自言自语了起来,“鸣瓢秋人,你一定要意识到这一点啊,能够拯救上泽宫的,就只有你了......”

九条枫华看着长谷川唯这个高级科学人员在最后已经束手无策,只能够祈求于他人。

她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将轮椅转了过去,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口中淡淡说道:“唯小姐,我离开一下,这里就交给你了。”

......

神父和许多在后院休息的神职人员在修女的报信下匆匆赶来了殿堂,他在看到修女口中持枪的坏人是上泽宫时惊讶不已。

他掩饰了自己的惊讶,疾步走了过来,正义言辞的对着上泽宫喊道:“孩子,你这是在干什么!?快点放下枪!”

“你来了啊。”上泽宫注意的对象转移了,将枪对准了神父,冷笑着,“你难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把枪对准你吗?我真的要感谢你啊,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坚持,我说不定被九条司空直接处理掉了。”

神父意识到上泽宫是来报仇的,举起了右手,对着上天发誓道:“你被九条司空抓走这件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虽然和他一起合作过,但我对上帝发誓,我绝对没有想害你的念头!”

“我知道,你谋害的不是我,而是其他人,你无法阻止九条司空对我下手。不过,你也没有尝试去阻止吧,反正我对你来说已经没用了,没必要为了一个死人得罪九条司空。”

上泽宫举着枪来到了神父的身边,将枪口指在了他的胸口,露出了冷笑,“你没有想到吧,我没有死,反而还得救了,我从地狱走出来向你复仇了。

第一个是你,第二个就是九条司空,我一个人都不会放过。”

“孩子,你是没有办法和他抗衡的,他远比你想象的更加强大,你拿着枪根本没有办法和他见面。”

神父悲天悯人起来,开始劝说起了上泽宫,“你还是把枪放下吧,我是不会让警察带你走的,九条司空那边我也会去劝说的。”

如果真的有人想要来复仇,听到神父这种说辞说不定会犹豫起来,真的放他一命,但对于上泽宫来说,复仇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是吗?我可不相信你。”

上泽宫看向了枫,枫就站在神父的身后,他玩味的笑了起来:“对了,你似乎很在乎这个圣女吧,那么,就让我把她带走吧,我需要一个人质。”

“你要干什么?”枫用心灵感应询问上泽宫,她十分疑惑,为什么上泽宫会这个时候带着枪,一只胳膊上面还打着石膏,用一副经历了生死搏斗的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没时间解释了,你跟我走就好。”

上泽宫在内心这样说着,嘴上却厉声对着枫道:“快点,如果你不想让这个老家伙死的话就跟我走!”

“别想对圣女大人和神父动手!”蹲下的信徒中有一个似乎是狂信徒,瞅准上泽宫没有注意的时候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就像是桑吉尔夫一样如公牛一般朝着上泽宫撞了过来!

“小心!”这句话同时从枫和飞鸟井木记的口中用两种不同的方式传到了上泽宫的脑海中,这是一个时间流速为三倍速的男人,当上泽宫听到这句话急忙转过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男人已经离上泽宫只剩下了一米远。

飞鸟井木记心中焦急不已,不自觉的用视线凝视住了对方,想要帮助上泽宫。

而她也确实做到了,不知道是使用了什么方法,她在相隔十米远外的距离将自己的感官传递到了男人的脑海中!

裂胯、剥面、拔舌、窒息、撕臂、脑颅开洞.....顿时,种种死亡场面在男人的脑海中显现出来,在一瞬间内他经离了数次死亡!

他被吓破了胆,硬生生的停下了自己冲锋的脚步,连忙后退,恐惧的指着上泽宫凄厉的大叫起来:“恶魔,你是恶魔!”

上泽宫惊讶的看了一眼飞鸟井木记,然后一枪打穿了男人的脚踝,让他在地上抱着腿呻吟起来,接着,他用视线冷冷的凝视众人。

“吵死了,还有人想要对我动手吗?想死的话就给我站出来。”

蹲在地上的信徒们不明白上泽宫施了什么魔法,差一点就能够扭转局势的男人竟然在最后一刻退缩了。

他们都认识那个男人,他是一个积极的信徒,对上帝具有忠诚的信仰,但就是这样的人却在上泽宫的视线冷冷一瞪后被吓得大喊“恶魔”!

原本还想要蠢蠢欲动的人看到倒在地上那个依旧在呻吟的男人,恐惧的看着上泽宫,明智的低下头默不作声。

虽然他们信奉上帝,但是也不至于为此献出自己的生命。

解决了麻烦,上泽宫转身看向了枫,冷冷的开口道:“跟我走,不然的话,下一个挨枪子的人就是神父了,你应该不想看着这位老人当场毙命吧?”

与此同时,上泽宫在脑海中催促枫:“枫,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向你解释的,现在听我的!”

枫虽然依旧不解,但她在这个时候毅然选择了相信上泽宫,在上泽宫的催促下,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你不要再杀人了,我跟你走。”枫僵着脸道。

“圣女大人......!”信徒们看着枫内心愧疚不已,他们以为枫是因为上泽宫用他们的命来威胁才会选择跟着他走的,有些人甚至热泪盈眶了起来,自己感动了自己。

“如果我的生命能够换取你们的安全,我在所不惜。”枫来到了上泽宫的背后,朝着信徒惨然一笑。

“圣女......”神父不知道和枫交流了一些什么,最后缓缓点头,“好,孩子我答应你,你带圣女离开,我会告诉九条司空,不会让他再找你的麻烦,警察那边我也会搞定的。”

神父直到现在还以为上泽宫是因为忌惮他和九条司空,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危才这样做的。

“飞鸟姐姐,麻烦你带她离开。”上泽宫对着飞鸟井木记道。

“跟我走吧。”飞鸟井木记听从上泽宫的命令,拉着枫的手快步朝着大门口走去,拉开大门走出了教堂。

她不知道上泽宫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但她愿意去相信上泽宫。

在两人离开之后,上泽宫冷冷的看着神父。

“孩子,现在人质你也带走了,你可以放了我们吧?”神父缓缓开口道,他还是一副为上泽宫好的嘴脸,“如果再磨蹭一会,警察就到了。”

“当然,我又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罪犯。”

上泽宫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就在神父以为上泽宫要把枪拿开的时候,只见上泽宫将自己套在脖子上固定石膏的带子丢掉,然后用自己打了石膏的手猛地砸向了他的脑袋!

顿时,上泽宫的石膏破碎了,神父的脑袋也开了口,血液仿佛不要钱一样哗哗的从中流了出来。

神父的修道服变成了红衣,他狼狈的捂着自己的脑袋,话语中带着怒气:“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明明放你一马了!”

他不明白上泽宫为什么还不停手,明明他已经让步很多了。

上泽宫这次的突然袭击奏效了,脑袋是人体最硬的部份之一,石膏破碎,他的手也已经骨折了,垂了下来已经没有办法再用了。

手臂渗出了血,滴滴答答的血液从手心滴了下来,就仿佛是未关紧的水龙头一样流了一地。

上泽宫笑了起来:“对了,我是说了不会杀无辜的人,但是,当有人威胁到我生命的时候,我正当防卫应该不犯法吧。你可是把我的手弄成了破破烂烂的呢。”

神父还不明白上泽宫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枪声在教堂中回荡起来。

上泽宫拖着自己的身体疲惫的走出了教堂,他本来就是大病未愈,现在又做了这些疯狂的事情,他的身体已经非常疲惫了。

“上泽君,你把神父杀了吗?”枫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上泽宫,急忙问道,“你杀了他的话,你也会变成杀人犯的!”

在枫的意识中,上泽宫就是她未来的男朋友,她的名字将会变成上泽枫。

她被神父从小支配到大,一直作为他赚钱的工具,对于他的死虽然意外,但比起神父,她现在倒是更亲近上泽宫。

“你猜。”

上泽宫轻笑着回避了这个话题,他的右手无力的垂下,用自己唯一能够活动的持枪的手把枫搂在了怀里,在她的耳边低声道:“抱歉,本来我想回到现实世界在帮你做这些事情的,但是现在看来,我只能够违约了。”

神父是和九条司空,早濑浦宅彦联系的主谋,只要他死了,就算是其他的修女、修士知道枫的过去,他们也不会拿着那些证据去上告警察。

也就是说,枫杀人的事实将没有人会知道,她能够回归平静的生活。

“这是什么意思?”枫不禁疑惑的问道,她从上泽宫的这句话中听到了悲伤。

上泽宫正想要解释,一个以三十倍速行动的人在一瞬间内到达了上泽宫的面前,一拳打在了上泽宫的胸口,直接让上泽宫躺在了地上,枪也脱手摔下了台阶!

这个人是百贵,他的时间流速是上泽宫的三十倍,他昏迷到清醒的时间也是按照三十倍计算的。

他满脸怒容,但还不忘记拿出手机用记事本写下他要说的话。

“上泽,你到底拿我的枪做了什么,你杀人了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很愤怒,想要让上泽宫给他一个解释。

上泽宫知道他的愤怒来源于哪里,虽然全身疲惫不堪,但还是牵扯着嘴角笑了起来:“百贵警官,真是抱歉啊,直到最后我也没有洗刷你的冤屈......”

上泽宫还想要说些什么,突然,他听到了“咔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上泽宫猛然抬头,此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它的轨迹和天空上的裂痕重合了。

这个世界似乎已经承受不住压力了,裂痕越变越大,伴随着“咔擦咔擦”的声音猛然破碎,露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和太阳般大小的黑洞,宛若深渊。

此时,浩大的黄色沙粒宛如海啸一般从天幕的大洞中倾泻而下,就像是一道美丽的沙瀑布挂在天空,壮观无比,瞬间在地面冲刷了一层沙粒,将世界的表层吞没。

昏黄的天空中倾泻着沙瀑布,就仿佛是将一个沙漏翻倒过来,将所有人用完的时间重新规划一般,这个场面有着末世的独特美感,只可惜,此等美景只有上泽宫能够看见。

看来自己的时间已经到了啊,虽然有些可惜,但作为自己生命的收尾,已经足够壮烈了吧。

上泽宫抬起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对着这个破裂的世界笑着说出了一句话。

“HelloWorld。”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