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网 > 历史·穿越 > 我在东京放置成神 > 122.总之就是非常可爱!

我在东京放置成神 122.总之就是非常可爱!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我在东京放置成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芦屋良最先想到的,还是狸猫。

毕竟就它们这臭名昭著的名声,动用怎样下作卑劣的手段,他都不会感到意外。

可是芦屋良不知道,它们针对月守梓的意义何在,又是在什么时候动的手。

在战斗中,狸猫要是动了手脚的话,他应该在第一时间察觉到才是。

如果排除这种可能性......

芦屋良静下心,认真观察月守梓身上的气息变化。

像是有一团炽热的火焰,在她体内燃烧。

充满活力,让人联想到郁郁葱葱的新芽。

只是这股生命力来得太猛烈,少女娇柔的体质,暂时没法容纳,是以月守梓感到不适。

就好比尺寸不符合的话,非但不会感到享受,还会觉得受不了。

从这角度来看,班长大人身上的异变,似乎不是一件坏事?

而相当于一次蜕变、觉醒?

芦屋良这时想到了赤羽老师从前说的一句话——

月守梓的巫女血脉,倘若受到外来刺激,便可能被激活唤醒。

赤羽佑太所说的,正和少女此时的“高烧”相似。

至于刺激的来源,也很好猜到。

狸猫慎太郎施展的【界】,以及【界】中见到的画面。

芦屋良差不多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只是有一点他并不知道。

真正令少女体内巫女血脉苏醒的,其实是月守梓本身的意志——她想要变强,想要不再成为芦屋良的累赘,想要在哪个方面能帮上芦屋良。

在这世界,人的精神有时能迸发出超常的力量。

从而作用在身体上。

床边的绯,把小脸凑近月守梓脸颊,贴得很近,鼻尖都快碰到少女粉嫩的脸颊了。

美少女贴贴.jpg

“绯,你干嘛啦,好痒。”

月守梓软绵绵的推开绯的脸蛋,笑着说道。

都说生病时神智会不太清醒,月守梓现在的性子,就和平时截然不同。

变得很爱撒娇,语气软软的,像是甜丝丝的棉花糖。

总之就是非常可爱!

芦屋良想着。

说不定,这才是月守梓的真实性格,只不过平时一直掩饰得很好而已。

在闻了闻月守梓身上的味道后,绯后知后觉的发言道。

“良,梓身上的气味,好奇怪......”

“好像不是一般的发烧。”

‘你现在才看出来吗?’

芦屋良吐槽一声。

但对绯来说,能现在意识到这一点,都是她神思敏捷、且对月守梓非常关心的结果了。

“诶,窝身上有汗味哇?”

月守梓的关注点显然和两人不同,小脸羞得发红,连方言都蹦出来了。

月守梓连忙嗅嗅肩头,可是她现在烧得厉害,嗅觉不灵敏,什么也闻不出来。

她现在心里想的是,要是被良闻到这汗味,那多不好啊......

绯喃喃道:“这味道,好像在哪闻过......”

“巫女!是巫女!”

小狸猫还是迅速联想到了儿时的经历,毛茸茸的耳朵迅速竖起,尾巴都不摇了。

“凶萌凶萌”的盯着月守梓。

“良,小心,有巫女对梓动手了!?”

芦屋良:“......”

推理的过程大致正确,但你是咋得出这完全错误的结论的?

考虑到绯对巫女群体的敌意,她会产生这样的错误判断,也不算太离谱。

芦屋良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会儿没空和绯解释这些,芦屋良把墨色勾玉拿出来,放在手心。

既然和超凡相关,去医院大概也没有,只能考虑用它来解决眼下的困境。

但芦屋良又有点不敢把勾玉放在月守梓身边。

毕竟这玩意儿可是会吞噬外物的,说不定会对班长大人造成伤害,有一定的风险。

可如果不这么做,随着月守梓体内的特殊能量不断积累,乃至于满溢出来,同样会损害到她的身体。

就像是往一个小巧的密封水瓶里不断灌水。

水压一点点增大,最后可能会把瓶子撑爆。

现在只是发烧,再过一段时间会演变成什么样,谁都说不好。

墨色勾玉似乎察觉到芦屋良的顾虑。

在他手里轻轻震颤,传达出友善亲近的情绪,甚至还有点小傲娇?——

‘我在你看来就是这种勾玉吗?’

‘哼,亏我还几次三番的帮你!’

‘放心,我不会对她动手的。’

这情绪是如此真切,芦屋良一时都判断不出这是幻觉还是真的有个声音在他耳边说话。

而此时,月守梓俏脸上的痛苦之色更加明显,秀眉皱在一起,呢喃道。

“良,好热......”

没有时间可以犹豫了。

芦屋良索性狠下心,把手掌和勾玉一起贴在月守梓的额头上。

在刚一接触的瞬间,一股独特的吸引力,从勾玉上传出。

将那些即将满溢出的能量,吸入其中。

“唔姆......冰凉凉的,好舒服......”

月守梓的声音,软濡好听。

芦屋良看到,她身上“燃烧的火焰”正在快速的熄灭,并且转化成特殊的“气”,传递到墨色勾玉上。

而这变化还不仅如此。

“咔——”

冥冥间,芦屋良和勾玉间的联系,愈发紧密。

如同在手掌相接触的地方,打开了一个通道。

而从月守梓身上吸收后“气”,在经过勾玉后,直接连通进芦屋良的身体。

还有这种好事?

芦屋良的本意,不过是解除月守梓的危险处境而已,但顺着勾玉传来的“气”,也在滋养他本身。

“气”对肉体的增强并不明显,但是脑海中明显有一股清凉之意流淌而过。

说得玄妙点,仿佛置身于一个幽静的林间神社。

光是看着四周的景象,都不由自主的沉淀下心境,心旷神怡。

说得直白点,就一个字——

爽!

没过多久,面板上闪过提示。

【精神力+1!】

这提升,对现如今的芦屋良来说一点都不少。

【“胸有恶虎”熟练度+2!】

【“青冥印”熟练度+3!】

不仅如此,片刻后还闪过了这两个技能熟练度增加的提示。

“嗯?”

心念一动,黑色大猫从身边浮现,兴高采烈的对芦屋良摇着尾巴。

甚至还翻过身,把柔软的腹部暴露在芦屋良面前,就差“喵”的一声叫唤了。

这神情、这姿态,和前世他家养的大橘完全一致。

看得芦屋良满脑子的槽不知该如何去吐。

你是老虎不是猫啊!

你身为百兽之王的尊严呢?

恶虎!来点威严啊恶虎!

除此之外,芦屋良还感知到青冥气的扩散越发得心应手,好像能直接进行下一层次的突破。

——当然他也只是想想,现在可不是做这事的时候。

【青冥印】和【胸有恶虎】这两个技能,都和精神力息息相关。

前者,本就是对精神力的一种应有。

而后者,则是芦屋良意志、信念的化身。

看来这股气,对精神方面的增幅很大。

芦屋良本以为这就是勾玉发挥的全部神妙,却没想到,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

这股“气”在通过勾玉、通过芦屋良身体后,竟是又被重新渡回了少女的体内。

“嘤!”

这一次,月守梓反应比较剧烈,直接一声嘤咛,俏脸坨红,古怪道。

“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班长大人啊,这种时候就不要用这种暧昧的说法了啊!

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这里还有小孩子在场呢!

在芦屋良看来,绯虽然长得已经是个大姑娘,可心智程度来说,完全只是一个小女孩。

“梓,现在感觉怎么样?”

芦屋良关切问道,生怕这股“气”会对少女产生不良影响。

“我舒服多了,就是感觉有股东西,在往身体里钻。”

月守梓羞涩归羞涩,但神智确实清醒了许多。

“但不难受,还挺......挺舒服的。”

“那就好。”

芦屋良松下一口气。

而勾玉的传输,仍在继续。

就芦屋良的理解,勾玉像是起到了一个桥梁的作用,将他和月守梓连接在一起,构成一个闭合的回路。

月守梓体内躁动不安的热烈能量,通过勾玉转变成一种温和的、有益的“气”,然后经过芦屋良的身体,对他有所增益。

再借助勾玉重新回到月守梓体内,变成能被她吸收利用、而不至于涨破水瓶的力量。

芦屋良想了想。

忽然有种怪异的既视感。

这特喵的不就是双修吗?

他莫名就联想到曾经看过小说里关于“双修”的有关内容——是正经的小说,不带颜色的那种。

*****

大概十五分钟后。

额头是汗的美少女躺在床上,闭着美目,看着是快睡过去了。

月守梓体内的躁动“火焰”,已经全数被转化成平稳温和的“气”,沉淀在她的身体里。

她已无大碍,就是方才太过吃力,现在体力不支,所以陷入昏睡。

——那股“气”对月守梓大有裨益,不代表她不累啊!

就她【灵】的层次,想要很快把它们全部吸收,那是做不到的。

但可以储存在体内,细水长流。

可想而知,等月守梓将“气”尽数吸取,实力肯定会有很大改变。

想到这里,芦屋良便有些好奇。

难道所有流淌那一支巫女血脉的人,都会发生这样的觉醒吗?

这岂不是说,他们都有成为C级及以上超凡者的潜质?只是时间问题。

还是说,月守梓是其中特殊的那个?

这些问题的答案,芦屋良暂时无处得知,只能先放在心底。

他略带惊喜和赞扬的看向手里的勾玉。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妙用!

就是不太持久啊,才十五分钟,太短了。

就和部分作者一天才四千字一样,短小无力。

倘若墨色勾玉知道主人心中所想,一定会发出一个“?”表达它的心情。

是你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

不过它这时并不知道,乖巧的躺在手心。

勾玉上透明的纹路,若隐若现,格外瑰丽。

还能体会到些许骄傲、洋洋自得的情绪,像是在说——

‘快夸我!快夸我!’

‘看我多能干呀!’

你这和傲娇大小姐人设不匹配了呀。

芦屋良默默吐槽一声。

还是伸手轻轻搓搓它光滑的表面:“干得不错。”

一旁的绯看得懵懵懂懂......良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对一枚勾玉说话呢?

良平时都说我蠢萌蠢萌的,现在一看,良你不也一样?

绯莫名产生一种优越感,叉着腰骄傲道。

“哼哼,绯果然很聪明!”

就是“可把我牛逼坏了!”那种感觉。

芦屋良:“......?”

既然月守梓已经没有问题,芦屋良便打算离开卧室,回去睡觉。

“良......”

突然,听见床上传来少女的呼唤。

芦屋良重新坐在床边:“嗯,我在。”

在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看见月守梓残余着红晕的脸颊,皮肤吹弹可破、晶莹剔透。

微微睁开却没什么精神的美目。

有些干裂但还是很漂亮的双唇,还有近在咫尺的吐息。

甚至还能看见白皙的锁骨,光洁如白天鹅般的脖颈。

如果他想的话,还能看见更多藏于深处的美景。

只是芦屋良心中并无旖念。

月守梓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怯生生的问道:“里(你)要去拉(哪)里哇?”

生怕他一转眼就不见了似的。

晕乎乎的月守梓,不自觉就会冒出几句大阪方言。

“梓,这时候该说.....‘不要走’才对吧?”

月守梓茫然的与他对视,片刻后才小小小小声道:“良......不要走。”

“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芦屋良温和的笑道。

“只要梓不想我离开,我就会在你身边的。”

“吼(好)......”

月守梓心满意足的啄了啄下巴,软软的命令道。

“不准走哦!”

这种形态下的月守梓,属实罕见。

芦屋良心里的感慨还是那句话——

总之就是非常可爱!

绯在床边目睹了这一切,总感觉有点被排除在外的感觉。

心里有点酸酸的、苦苦的,不太舒服。

好像是她某天偷吃的柠檬,又像是今天刚喝过的咖啡。

小狸猫还不能理解这种心情是出于何处。

但是她有自己的处理方式。

“良!我也要!”

说完绯便一把抓住芦屋良的另一只手,坐在他的身边。

像是找回了场子。

芦屋良:“......”

就外人来看,房间里的画面绝对很奇怪。

明明是在一个美少女的床边,却同时和另一个美少女牵手?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