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文学网 > 都市·青春 > 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宋辞霍慕沉 > 第1270章 超凶,我都被凶怕了哦。

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宋辞霍慕沉 第1270章 超凶,我都被凶怕了哦。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宋辞霍慕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晚饭过后。

宋辞坐在餐桌边,下巴趴在桌面,眼睛似猫儿般,一动不动,盯着翻糖小蛋糕。

霍慕沉洗手回来时,宋辞两条小腿在软椅上晃来晃去,脑袋左晃右晃,满眼甜蜜的欣赏着小蛋糕。

他拿过软枕垫在她身后,“喜欢吃就吃吧,别眼馋了。”

“可是舍不得。”

宋辞委屈巴巴的说。

霍慕沉伸手托住她小脸,防止她着凉。

宋辞却直往他胸口蹭,像只撒娇的猫儿,粉红泡泡冒得到处都是。

“以后喜欢还会给你做,不要怕。”

霍慕沉把小蛋糕拉过来,把小宋辞拿了下来,“这个可以允许你拿回房间慢慢看。”

“真的?”

猫儿眼瞬间亮了!宋辞默默拿起小勺子,吃蛋糕。

霍慕沉坐在旁边,手落在她白皙软嫩的耳垂边,慢条斯理的厮磨两下。

宋辞乖巧吃蛋糕,皱眉:“霍先生,你的手……”“不用管我,你慢慢吃。”

霍慕沉并没有尴尬。

“疼。”

“嗯?

是吗,我怎么不疼?”

霍慕沉声音沉沉。

宋辞耳根发软,发烫,闷头吃蛋糕。

最后也只是了一小半,就被霍慕沉带出去散步消食。

秋日凛冽的风扑面而来,要入冬了。

霍慕沉围过去红围巾,“小辞,我们的第二年马上也要来了。”

“还有这个小东西。”

宋辞拍了拍自己的肚肚,“最近肚子鼓起来了。”

“没关系,正常现象,后期会涨一些体重。”

霍慕沉捏了捏她的脸,在认真思考,小辞不涨体重,就只有肚子里的涨体重。

喂的确实有点少,还被肚子的讨人精全都吸收了。

宋辞贴在他怀里,嗓音温柔如水:“霍慕沉,我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来年二月。”

“那不是过年吗?”

“所以要尽快结束。”

霍慕沉嗓音越发低沉,掐了掐她脸蛋,“明天我们就回去了。”

“回去吧。”

“以后小辞想定居在哪里?”

霍慕沉搂住她,在凛冽寒风呼啸而过时,转身挡住所有,矮下身子在她耳边低问。

宋辞伸出手也将霍慕沉牢牢抱在怀里,甜甜回应:“你心里。”

霍慕沉一颗心如同泡在蜜糖里的海绵,心花怒放的油然而生,“不怕我卖了你?”

“谁会买我?”

宋辞嘴角笑的甜蜜,心里却有了自我认知。

她不太好,娇气又矫情,任性又爱撒谎,为自保步步为营,除了霍慕沉,谁都可以算计。

为报仇,绝对不放过任何人。

也没有什么同情心,对待将死之人也是一如既往的无情。

他们喜欢的也许不是宋辞,而是有钱又乖巧听话的宋辞。

霍慕沉抿了抿唇,嗓音冷绝:“是没人买的起。”

他用二十一年养起来的小姑娘,谁能买得起?

谁又有命买得起?

霍慕沉目光锁紧她,语气里透着一丝危险,意味不明:“你还真想卖自己?”

“卖啊,不是一出生就卖给你了吗?”

宋辞哄霍慕沉,嘴巴甜起人,要人命。

霍慕沉无奈笑了,指背弹了下她额头,“卖我?”

“不是吗?”

宋辞反问。

“不是。”

霍慕沉突然弯腰,公主抱起宋辞,往霍园里回,“这小姑娘,是我自己从小就抢的。”

宋辞听出霍慕沉话语里的调侃之意,却不戳破。

她搂住他脖颈,笑眯眯说:“那我只能勉为其难的从了你。”

说话好像土匪山贼,而霍慕沉像强盗!“从?”

怎么从?

“当然是你想要的从啊?”

宋辞平时就是小怂包,但是她怀孕刚过七个月,霍慕沉不会碰她,她当然是作妖的时代了。

“小辞。”

他忽然开口。

宋辞疑惑转头。

只见霍慕沉眼神危险,似乎看穿一切,幽幽低沉说:“你是不是以为,你过了七个月,我就没办法收拾你了。”

宋辞嘴角的笑容总共没挂住三秒钟,瞬间消失。

霍慕沉哪里能看不出来宋辞小心思,继续抱人往回走,见宋辞僵住的小脸,“我想收拾你,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你别忘记,我能记日记。”

记日记,又有什么了不起?

“你做的每一件欺负过我的事都记录在上面,我会和外公说。”

霍慕沉逗她。

宋辞禁不住他逗,用小拳头锤他肩膀,“你不许和外公说,你要是说,我就,我就……”“你就把我怎么办?”

“我就……”宋辞提高了音调,忿忿道:“求求你!”

“哦~原来辞宝求人是这样吗?”

听到这话,宋辞脸颊绯红了不少,凶巴巴瞪他,“超凶!”

“嗯,超凶,我都被凶怕了哦。”

霍慕沉抱人回去时,凑巧换岗的保镖们听到家主说情话,浑身掉鸡皮疙瘩,匆忙逃走。

他们急需一包去污粉,洗洗脑子。

宋辞凶不过霍慕沉,任由霍慕沉拎她去洗澡。

吹干了头发,霍慕沉给她梳头发,“剪吗?”

“霍先生,你听过这句话吗?”

“哪句?”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十梳夫妻到白头。”

宋辞从镜里见到洗过澡,短发干练的霍慕沉,眉眼正温柔低垂,认真给她梳头发。

宋辞心里挤满了蜜糖滋味儿。

“好,白头。”

霍慕沉许给宋辞的承诺,从来都是一诺,千金不换。

一夜到天亮。

宋辞睡在霍慕沉怀里,安安稳稳。

可,她又做梦了。

做了一个离奇的梦境。

梦见十里黄泉,八方黄土,黄沙漫天。

还梦见她独自一人站在荒无人烟的黄土之中。

“十八层地狱,你当真要替他走一遍?

他杀戮太重,罪孽深重,就算是入了地府,也不能善终。”

“走,他的罪我恕,我不求来生,我只求今世。”

这一句虚无缥缈过后,宋辞再也听不到多余的声音,只感受到一望无际的黑暗。

宋辞落入到又深又沉的深渊内,终于有了声音。

“小辞?”

耳畔边终于有了救赎的声音。

宋辞牢牢抓住,猝不及防的突然睁开,对上霍慕沉担心的眼眸,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老公。”

“怎么?

做噩梦了?”

“没。”

只是梦到了十八层地狱。

她走了一遍而已。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